1. <span id="zplit"></span>
        <th id="zplit"></th>

          <tbody id="zplit"><noscript id="zplit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    1. <th id="zplit"></th>
          當前位置 : 首頁 >>浙商風采

          汪力成:全球產業鏈重構,我直接管理海外業務板塊

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21-03-29 10:19 訪問次數: 信息來源:浙商雜志

          以上市公司鐵鑄一般的發展事實來測高質量發展的銅墻厚壁,洞若觀火;以企業家撥云見日的智慧來談新發展格局的高屋建瓴,見微知著。

          從今天開始,《浙商》雜志推出重磅欄目《掌門來了》,對話專訪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、董事長、CEO。今天對話的掌門人是:華立集團董事會主席汪力成。


          2020年,在全球產業鏈深刻重構的背景下,華立集團成立了海外專業化運營公司,將境外工業園板塊提升至集團海外戰略層面,由董事會主席汪力成直接管理,對于全球供應鏈的重構進行探索和實踐,致力于為中國制造業在海外提供一個全方位的生態服務平臺,“讓中國制造融入全球制造”。

          在杭州市余杭區華立海外12樓的會議室,《浙商》雜志就全球產業鏈重構主題對汪力成進行了專訪。


          Q=《浙商》雜志  A=汪力成 

          Q:您怎么判斷目前國際產業鏈的現狀?

          A:全球的供應鏈重組正在進行。2018年中美貿易摩擦后,大家開始發現國際政治風險對產業鏈的沖擊,跨國公司開始進行比較大的調整。

          疫情我認為是加劇了重構決心,但在落地上延緩了這個進程。大部分國家疫情一直到今天還是水深火熱,所以會出現去年中國外貿訂單不降反升的情況。疫情一旦緩和了,供應鏈的重構一定會加速落地。

          另一方面,新冠疫情又把全球供應鏈跟國家經濟安全,甚至國家安全聯系起來。因為疫情突然發生,供應鏈中斷,影響到整個國家的經濟,所以大家在考慮產業鏈布局時,除了之前的中美貿易摩擦因素,又疊加考慮受意外事件引起的供應鏈半徑問題,會加快企業轉型升級和全球重新布局的步伐。

          但是,我認為也不要把產業鏈過于政治化。國際貿易最核心的是原產地證原則,你拿的是泰國的或者墨西哥的原產地證,就是當地的產品。我們要從過去的中國制造、出口外貿,慢慢轉向中國創造、全球制造。

          Q:在您看來,未來全球產業鏈布局的具體形態可能是怎樣的?

          A:未來產業鏈一定首先跟著消費市場走,圍繞東亞、北美和歐洲三大世界最終消費市場,形成三大相對獨立的產業集群。

          其次是跟著最終主機廠走,越靠近主機廠,競爭越有優勢。比如,原來我的主機廠在北美,全球采購都沒問題。但是這次疫情的一個教訓,萬一發生突發事件,供應鏈就容易出問題。所以主機廠會越來越要求就近的上下游供應鏈,最好在同一個國家,甚至是一個地區。就如特斯拉在中國的工廠,要求上下配套廠家在陸運2小時半徑內。

          這兩條規律清楚以后,最后全球供應鏈會怎么改變,基本上就明白了:最終它會形成一種全球化的分布式布局。垂直性的全球大分工還會繼續存在,通過外循環和幾大區域集群聯系在一起。

          具體來看,我的判斷是,以中國為中心的東亞地區肯定是全球最核心的制造業基地,包括韓國日本,但不可能“一股獨大”。我們有全世界最齊全的工業品種門類,而且形成了非常細分的在產業鏈工序,供應鏈效率極高。以泰國、越南為中心的東盟會起來,以印度為中心的南亞匯集了印度,孟加拉、巴基斯坦,在解決了互相之間的糾紛后,也可能成為分布式網絡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節點。隨著美國對制造業重新回歸的強調,跟美國有自貿協定的墨西哥會成為一個大的北美制造集群。還有以摩洛哥或突尼斯為主的北非制造集群。

          Q:2020年華立過得如何?全球戰略有什么變化?

          A:2020年華立集團“一主兩翼”實業板塊規模和凈利潤均出現逆勢增長,尤其凈利潤同比增長40%,通過高研發和智造雙輪驅動,轉向高質量高附加值產品。

          應對新的全球供應鏈巨變,去年以來,華立對整個海外版塊進行了重組。成立海外專業化運營公司,將境外工業園板塊提升至集團海外戰略層面,由我直接管理,對于全球供應鏈的重構進行探索和實踐。

          按照規劃,華立未來的銷售額和利潤將會50%在境內,50%在境外,而境外的50%又分布在不同的地區?!半u蛋不放在一個籃里”,增強對沖風險的能力。同時針對以醫藥為核心主業,新材料、智能電網為兩翼,境外工業園為載體的制造業海外集聚平臺“一主兩翼一平臺”四大業務,各自進行具體部署。

          Q:關于如何應對新一輪全球產業鏈巨變,您有什么經驗可以分享給浙商?

          A:唯一的辦法,是以更大的全球化和開放來應對,而不是把自己封閉起來。要從參與國際競爭轉變為嵌入到重構以后的全球產業鏈中去。

          我覺得對于浙江的企業來講,首先一條就是要改變慣性思維。全球很多產業鏈多多少少都跟浙江企業有關,很多浙商這么多年已經習慣于這種模式,但是一定要知道,現在格局在發生了重大變化,如果你還是慣性思維,依靠過去的經驗來判斷,未來你是要出問題的。

          另外一點是,變化比你想象的要快得多,一定要有底線思維。要看準大勢,加快速度行動,加快往產業鏈的上游走。

          具體而言,可以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做精做細,從OEM向ODM、OBM延伸,也可以通過研發創新加智能制造,雙輪驅運,打造核心競爭力,還可以通過全球制造配置資源,從過去某個環節的節點思維轉向整個產業的鏈條思維,尋找核心關鍵點,不斷增強對整個鏈條的撐控能力。

          要避免犯的一個錯誤是,千萬不要輕易轉行,錯把轉型升級等同于轉行。很多人都覺得自己做的這個東西太辛苦了,別人做的都很好。轉行的成功率是很低的。因為你在這個行業已經經營了幾十年,你對這個行業的理解就是你最大的財富,要盡可能堅守自己的主業。但是堅守自己的主業不等于堅守自己固有的段位,你應該往上游走,往價值鏈的高端上游走。

          對于浙江的塊狀經濟,還有很現實的一點就是,要學會將競爭對手變成合作伙伴,研究上游供應鏈效率、梯度轉移、整條產業鏈的全球布局、差異化分工的競爭策略,做專做精,抱團應對可能面臨的沖擊。



      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JAPANESE成熟丰满熟妇